新闻中心

NMN:富豪续命的秘密

发布时间:2020-04-05 22:03    浏览次数 :

[返回]

  进入2020年的第三天(1月3日),人社部在与网友互动时表示,延迟退休是必然走向。似乎为了回应这一基调,1月9日,山东省领先一步发布企事业单位相关人员“延迟退休”的通知,明确规定从事相关专业技术工作的副高级及以上专家级别人员,可以申请延迟退休1至3年,且退休年龄不超过六十五周岁。这被人们视为延迟退休已经进入实施阶段的一种信号。自推迟退休年龄被提出以来,人们对其的关注就不曾衰减。正部级领导黄奇帆曾算过一笔账,如果延长女性的退休年龄至65岁,每年的养老金将可增加1万亿元,既缓解了当前日益严重的养老保险资金不足的局面,又能增加庞大的劳动力红利。

  从官方释放的态度来看,延迟退休已是不可改变NMN9000的潮流。这既是对人类寿命延长和人口结构变化以及劳动力市场变化的正向回应,也对延长健康寿命和提升健康指数提出了要求,而对于以β-烟酰胺单核苷酸(哈佛“延寿药”瑞维拓的核心成分)衰老抑制剂为代表的健康衰老市场来说却是绝好的契机。

  国家卫健委官员曾在相关会议上指出,目前中国经济正在向高质量发展转变,这个过程需要健康的、高素质的劳动人口支撑,而延长健康寿命是实现这一转变的重要保障。这一论断让以“延寿药”瑞维拓为代表的健康市场看到了国家层面对延长健康寿命的重视。

  健康寿命延长一直是人类几千年来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已上升到国家对国民身体素质要求的高度,而从科研现实来看,这已经是可以具体实施的步骤。2013年以来,美国华盛顿大学和哈佛大学以及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等研究机构相继在《科学》《自然》《细胞》等期刊上发表关于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研究发现。研究人员表示,β-烟酰胺单核苷酸可以有效改善哺乳动物随年龄增长而出现的运动机能退化和心脑血管老化,并可以使其整体寿命延长30%以上。另外,在将一种酶以鳞脂微球方式补充进年老小鼠体内,加强β-烟酰胺单核苷酸表达,可以让平均剩余寿命只有2个月(相当于人类6年)的年老小鼠寿命增加2.3个月,达到4.6个月(相当于人类13.8年),是原来的2.3倍。

  

  作为目前唯一经严谨科学验证具有延缓衰老作用的物质,瑞维拓的核心成分β-烟酰胺单核苷酸立即招来热衷于长寿的富豪们的竞相追逐。他们通过各种途径以寻求可供食用的瑞维拓的核心成分β-烟酰胺单核苷酸。据媒体早前报道,李嘉诚早在2017年起就一直服用瑞维拓上一代产品,曾对媒体直言“感觉像是回到了20岁”,并斥资2亿港元入股该产品生厂商。

  

  就在前不久,来自日本科研人员的消息称,针对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人体一期临床反馈表现积极。这对一直寻求解决因年老人口数量增加、年轻人口数量减少带来的社会问题的日本社会来说无异于一个“甜蜜礼包”。

  据说,日本政府和产业界正在积极推进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人体临床进程,希望利用生物技术延长年老者的健康寿命,维持健康状态,从而减轻衰老相关问题给社会、家庭、个人带来的养老和医疗负担。

  日本政府在2019年5月表示,由于面临严重的财政压力,政府正在思考将国民领取养老金的退休年龄延迟到75岁。新加坡政府面对现实情况也对国民退休年龄做出调整方案,计划逐渐调整到65岁。

  一些人士设想,在依靠瑞维拓的核心成分β-烟酰胺单核苷酸等衰老抑制剂延长国民健康寿命的背景下延迟退休年龄,可以有力地缓解目前各国面临的养老金不足的局面,与此同时可以大幅提高居民健康指数、幸福指数。

  然而,因为技术等因素的阻碍,瑞维拓的核心成分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市场化之路充满困难,最初的服用成本曾达到156万元/年。高昂的价格注定其只能是极少数富豪和相关领域研究者才能获得的“福利”。时间来到2016年,来自日本的新兴和制药首次实现了其产品化,但是价格仍处高位,高达2万元/月。随后的2018年,来自美国的Herbalmax公司推出了自有品牌瑞维拓(Reinvigorator)。该产品采用酶催化合成技术大幅降低了β-烟酰胺单核苷酸成本(京东定价1980元/月)。作为首款成熟型衰老抑制剂,瑞维拓通过京东平台被国内消费者知晓后,立即遭到疯狂抢购,以致多次断货。

  

  曾有学者预言,人类经济史上已经经历了三个浪潮,分别是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信息经济,下一个科技革命将会是生物技术。马云也曾预言,下一个超过他的将在健康产业。美林美银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到2025年,全球健康产业的规模将超过六千亿美元。

  健康市场的巨大潜力也吸引了“股神”巴菲特的注意。2019年8月,其旗下全球供应链巨头麦克莱恩(McLane)公司与瑞维拓的品牌拥有者Herbalmax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大大加速了Reinvigorator(瑞维拓)基础版的面世。

  

  人类历史进入21世纪20年代,“延迟退休”已经成为世界各国无法避免的大势所趋。也许,“50后”真的成了最后一批60岁退休的群体,而对于“60后”“70后”等群体而言,延长健康寿命已经不再仅仅是个人期许,而是成为了不可推卸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