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MN:健康和喝酒:健康地喝酒

作者:admin    来源:NMN中国官网    发布时间:2020-08-25 22:03    

  奥尼之顿(香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裁/首席科学家,前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教授

  好友至亲相聚,杯中之物自然不可或缺。 时至今日, “喝酒伤身”渐成科学界的定论,积过去数十年的数据,每人每周摄入酒精量不宜超过100克,即4两白酒或一瓶(750ml)葡萄酒或5瓶(375ml)啤酒。过量饮酒增加中风、心脏衰竭和死亡的风险。但 “不喝酒伤心”也深入人心,“何以解忧,惟有杜康”。

  杜康和健康

  大约5-6年前,有车阶层开始谈醉色变。酒精在血液里逹到0.08%,身体即进入醉酒状态;0.6%即可足致死的剂量。 以人体含5升血液计,30克酒精(即半升啤酒所含的酒精)即达0.6%浓度。当然,第一,你喝下去的酒不立刻直接进入血液;第二血液有分解酒精的功能,故半升啤酒远不足致人于死地。

  酒精在人体内的代谢(分解)经过两个步骤:第一步:酒精(乙醇)进入血液后经乙醇脱氢酶转化为乙醛。乙醛是第一类强致癌物质,可引起肝癌和其他癌症;第二步:乙醛在乙醛脱氢酶的作用下,转化为乙酸。乙酸即醋酸,对人体就无害了。乙醇脱氢酶活力低者,表现为一杯倒,因其第一步代谢便过不了关。乙醇作用于中枢神经,令人失态。如乙醛脱氢酶活力低,那么第二步代谢受阻,产生的乙醛扩张血管,面红耳赤。但如某人乙醇脱氢酶和乙醛脱氢酶活力均高,则酒精进入体内可快速代谢成乙酸。此过程中大量产热。因此喝酒时冒汗者,酒量不可小觑。

  一半左右的东亚人乙醛脱氢酶有变异,酶活力下降,体内乙醛不易分解成乙酸。这也是东亚人肝癌的发病率较白人高二倍的主要原因。因此酒量端赖于基因有科学根据,但也不尽然。最新科研和实践表明: 酒精代谢快慢的另一主要因素是体内辅酶I(NAD+) 的多寡。NAD+是乙醇脱氢酶和乙醛脱氧酶的辅助因子亦称辅酶。缺乏NAD+,这两个脱氢酶便无法降解酒精。

  近2-3年的研究证明,口服NMN(即烟酰胺单核苷酸,人体固有的,NAD+的直接前体物质)可快速(15-30分钟)和有效地提升体内NAD+的含量。因此饮酒前后口服NMN能够大幅度提高酒精降解成乙酸的速度,消除宿醉,从而大大减少酒精和乙醛对健康的负面影响。酒量主要取决于代谢酒精的能力;因此,NMN问世之前,一个人的酒量的确是由基因决定;有了NMN, 人的酒量由你的基因和服用NMN定夺。故我戏言: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半克NMN,酒精变成醋”。

  科学地喝酒

  有些朋友一定会对我上述酒量由基因和NMN而决定的说法不以为然,认为酒量可通过实战提升。其实这与基因和NMN决定酒量之说并无冲突,因为采取下列措施确实可迟缓酒精进入血液和加速酒精代谢,从而不容易酒醉。

  (一) 空肚时喝酒,酒精迅速进入血液,很容易醉。如在喝酒前,先吃点淀粉类食品填饱肚子,那么由于胃先使用淀粉后消化酒精,酒精在胃里盘桓时间长些。同理,酒宜细品,忌大口、大杯的干。

  (二) 喝酒时和喝酒前后不宜立即喝茶。茶加重心脏负担且茶碱利尿,也促使乙醛进入肾脏。

  (三) 喝酒时抽烟,迭加两者的危害。烟中的致癌成份加重肝脏负担;严重时可诱发心肌梗塞。

  (四) 酒量也与心情有关。相传东方朔对汉武帝刘彻说 “臣喝酒一斗也醉,一石也醉”,此话颇有科学依据。二三知友,心无杂念,代谢正常,呼吸顺畅,酒精自然容易变成醋。

  (五) 另外,服用下列几类药品者切忌喝酒。

  a. 头孢类抗生素与酒精会形成类似双硫仑反应,阻碍乙醛脱氢酶(上述第二步反应)的功能,造成乙醛的积累。

  b. 镇静催眠类药物,因其加速乙醇吸收以及大幅降低血压至正常水平之下。

  c. 降压药,原因如上节b所述。

  d. 降糖药如二甲双胍,因容易出现低血糖反应和乳酸中毒。

  (六) 民间“混酒易醉”的说法也不无智慧。究其原因,一是喝不同的酒,尤其是低度酒,如啤酒、黄酒,容易丧失警觉,浑然间多进了三、五杯。二是如喝酒的秩序不对,先喝烈酒,再进啤酒或香槟,后二者所带的二氧化碳可加速胃中的酒精进入血液。

  我的这篇短文,当然无意纵容 “白日纵酒须放歌”。 逄年过节,如未能免俗,觥筹交错之时,还请科学地喝酒,既不伤心,更少伤身。

相关新闻推荐

Copyright © 奥尼之顿nmn9000 版权所有  浙ICP备07053280号-1  XML地图